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八篇

本文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精选8篇]由土力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讲给女朋友的超甜睡前故事、睡前故事污小白兔、男朋友给女朋友讲故事、睡眠故事大全给女朋友600字等故事内容,就到土力故事网!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一篇-小猪猪迷路了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小猪生活在母猪的身旁,整天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无忧无虑的,时间一长,它觉得太无聊了,心想:我何不到外面走走?闷死我了。

一天早上,小猪刚睡醒,趁猪妈妈不注意就溜走了。它面对眼前鲜艳的花,绿绿的草,还有高低不一的、葱郁的树木,感觉很新鲜,一边走一边唱歌。走着走着,它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块山坡上,这时已经到了中午,它的肚子饿极了,口又渴,它瞧瞧左又看看右,除了树木和红色的沙土,什么都没有,它开始后悔了,不该背着猪妈妈就跑。它想:往回走吧,实在没力气了;不回去吧,肯定会饿死。于是,它迈着艰难的步伐往回走,饿极了的小猪面对两旁的美景无动于衷,现在别说唱歌,连喘气也很困难了。

小猪猪走着走着,迷路了。它迷迷糊糊地来到了小山沟里,那里有间茅草屋,住着一个白胡子老人,老人身材瘦小,驮着背,穿着有很多补丁的粗布衣,撑着拐杖,不时还咳嗽几声。茅草屋旁边种着些地瓜,老人正在给地瓜除草。小猪猪垂头丧气地走过去,泪眼汪汪。老人问小猪猪:“小猪猪,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哭了?”

小猪猪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白胡子老人,白胡子老人看它可怜,就把它抱进屋里,安慰它说:“小猪猪,别怕,在这里吃饱了,我送你回去。”老人先水给它喝,小猪猪想:我得多喝点,不然半路口渴了,难受死我了。想着,老人打来了一盆水,它一头扑上去,盆子一斜,没喝几口水就被流光。老人又去拿来地瓜,小猪看到老人手里的地瓜,又想:我得多吃点,肚子饿的滋味真不好受。

白胡子老人把煮熟的地瓜放在盆里,还没来得及开口,小猪猪已经跑过去,张开嘴巴,一头扎下去,哪知地瓜还热着,小猪猪被烫得哇哇叫,白胡子老人咳嗽几声,安慰它说:“小猪猪,别着急,慢慢吃。”小猪猪确实饿极了,可是,嘴巴还疼着,地瓜凉了,小猪猪勉强吃了几口,就不再吃了。

白胡子老人想把小猪猪送回家,但是小猪猪硬是不肯。白胡子老人就送它到路口,让小猪猪自己回家,然后就消失了。

小猪猪回到家了,猪妈妈抱着小猪猪泪流满面,说:“好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妈妈担心死了,回来就好。”小猪猪在猪妈妈的怀里,感到很温暖,说:“妈妈,对不起,我太任性了,不该背着你出走。”猪妈妈说:“孩子,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但也很无奈,你现在还小,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不懂。你在外面靠什么生活呢?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呢?”小猪猪在妈妈的怀里撒了个娇,它决心再也不离开妈妈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家是最温暖的,没有生存能力就想去闯一闯及精彩又无奈的外面世界是很危险的,不可取的。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二篇-他和她属于青梅竹马,相互熟悉得连呼吸的频率都相似

他和她属于青梅竹马,相互熟悉得连呼吸的频率都相似。时间久了,婚姻便有了一种沉闷与压抑。

她知道他体贴,知道他心好,可还是感到不满,她问他:"你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他尴尬地笑笑:"怎么才算有情趣?"后来,她想离开他。他问:"为什么?"她说:"我讨厌这种死水样的生活。"他说:"那就让老天来决定吧,如果今晚下雨,就是天意让我们在一起。"

到了晚上,她刚睡下,就听见雨滴打窗的声音,她一惊,真的下雨了?她起身走到窗前,玻璃上正淌着水,望望夜空,却是繁星满天!她爬上楼顶,天啊!

他正在楼上一勺一勺地往下浇水。她心里一动,从后面轻轻地把他抱住。

爱情是需要一点情趣的,它就犹如沙漠中的一片绿洲,让我们疲劳的眼睛感到希望和美,适当地给"左手"和"右手"一种新鲜的感觉吧。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三篇-贝贝熊的烦恼的故事

最近,森林小学五(1)班的贝贝熊家里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爸爸的脖子变粗,而且脾气还变得特别坏;别的小朋友家都有姐弟好几个,很是热闹,而妈妈腹中的胎儿不是流产,就是死产;自己整天没精打采,学习成绩还直线下降。唉……真烦恼!

一天,贝贝熊在《语言文字报》上看到了一篇文章——《食用加碘盐与防治碘缺乏病》,觉得家里出现的种种现象很像报纸上所说,是不是因为缺碘而导致?贝贝熊赶紧让爸爸妈妈一起过来看这篇文章。妈妈一拍大腿:“对了!一定是你爸上次从海边带回来一大袋私盐作的怪,盐里可能缺碘,我们长期食用,所以才会这样。走,我们快去医院治病!”

在医生护士的治疗下,贝贝熊和爸爸妈妈很快就康复了。出院那天,贝贝熊还缠着医生问这问那:“医生,请问加碘盐就是在盐里加碘吗?”

“可以这么说吧。加碘盐就是在普通食盐中添加一定剂量的碘化钾或碘酸钾。”医生答道。

“碘在人体中起了什么作用?”

“碘有‘智力元素’之称。碘和蛋白质、脂肪、糖类、维生素等一样是作为一种营养素而存在于人体,它是合成甲状腺激素不可缺乏的重要原料。甲状腺激素具有影响肌体代谢、生长发育、特别是脑发育的生理作用。”

“原来碘的作用还真不小呢!怪不得我们一家人变成这样。”贝贝熊恍然大悟,“医生,爸爸的病叫做——”

“地方性甲状腺肿,简称地甲病,俗称粗脖子病。贝贝熊像你这种轻微缺碘,反而影响最大,后果最严重,因为常常容易被人忽视,有些地区因此而造成大量人口智力不足和智商低下。”

“哎呀!”贝贝熊伸了伸舌头。

“那么,我们平时预防碘缺乏病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呢?”妈妈也迫不及待地问。

“最根本的措施是食用碘盐。食用碘盐最安全有效,每人每日必须吃适量的盐,所以食盐是补碘的最好载体,更主要的是,食用碘盐很经济,易推广,即使是贫困地区或家庭也可以接受。”

“太好了,除此之外,还可以用什么方法?”

“可以吃含碘食品,如海带、乌贼、马尾藻等,也可以服用加碘食品和药品。不过如果坚持食用碘盐,就不用考虑其它方法了。因为碘对人体来说并不是越多越好,只要满足生理需要即可。摄入过多会引起碘甲亢病,它会给我们生活带来更多不利,甚至威胁到我们的生命。”

贝贝熊一家连连点头。

“对了,你们家谁炒菜?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生活小常识。许多人在炒菜时往往烤好油后放入盐‘炸炸锅’,认为这样炒的菜香。其实,这样一来,碘在热油中容易挥发。所以应该菜即将出锅时再加入碘盐,另外,应该密封保存碘盐,以减少碘的丢失”。

这一天,阳光灿烂,贝贝熊左手拉着爸,右手搂着妈一蹦一跳地回家了。天知道,他的心中还有一个特别行动计划:在学校的橱窗内贴一份“为了你和家人的健康,请食用加碘盐”的倡议书。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四篇-树上的乌鸦的故事

乌鸦打算从新寻找一棵大树来筑巢做窝,乌鸦精心挑选着每一棵大树的健康状况,乌鸦找到了一棵适合自己的安家的大树。

大树也很高兴乌鸦这个新邻居的到来。

日子久了,乌鸦和大树慢慢变的熟悉了起来,乌鸦每天在树上挑三拣四,不停的唠叨着大树的不是,太阳热了,乌鸦唠叨大树的树荫太少,不能为自己遮挡炎热;天气冷了,乌鸦唠叨大树的树荫太多,遮挡住了温暖的阳光。

大树受够了这个挑剔的乌鸦,乌鸦说:“你只是一棵树而已,你的使命就是为我服务。”

大树不高兴的说:“我的确是一棵树,但是我的使命是为大自然,为懂得付出而感谢人服务,并不是一个只知道一味的索取,却不懂得感谢的家伙奉献。”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五篇-小木偶人惹女朋友生气了

小木偶人惹女朋友生气了

女朋友问他这是什么?

小木偶人说这是口红

小木偶人的女朋友开心的拿起来涂了涂

为什么有- -股巧克力的味道呀?

小木偶人的女朋友问他

因为我喜欢巧克力,专门挑了这个味道的呀

为什么要挑你喜欢的味道呢?

因为.

你的口红到最后都是给我吃的呀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六篇-七彩的手指

我妈妈病了,爸爸为给妈妈治病到山上采草药,摔断了腿,家里的小卖部就只能由我来打点了。

“姑娘,你好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柜台外响起来。

我站在凳子上往外一看,外面站着一个瘦小的老太婆,她竟然还没有柜台高呢。

“老婆婆,你要点什么呢?”我从小就在店铺里长大,爸爸妈妈做生意都很和气,他们说和气生财嘛。

老婆婆堆满皱纹的脸上一双眼睛狡黠地眨动着:“你妈妈是不是病了?”

“是啊!”

“你爸爸是不是受伤了?”

“是啊!”

“这就对了,你们家走霉运了!”老婆婆肯定地点了点头,“想不想改变霉运啊?”

“想!当然想!”我不假思索地说,“快告诉我吧,怎样才能改变这样的霉运?”

“这很好办!”老婆婆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放在柜台上,“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怎样改变霉运的。呶,先把这包东西放到货架上吧,我再告诉你。”

我听话地接过那包东西,发现那包东西竟然散发出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

“是薰衣草吗?”我问。

“是啊,你的鼻子真的很好!”老婆婆看看我,接着说,“不但好看,而且好用!”

我可没有心情听别人赞美我的鼻子,我只关心我的妈妈和爸爸怎么样才能好起来。

“快说吧,老婆婆!怎样才能改变我家的霉运?”

“瞧我这记性,我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个的。你听说过妖怪吗?”老婆婆在柜台外面的凳子上坐下来。

“听说过!”我点了点头。

“你听说过七个手指的妖怪吗?”老婆婆看着我,眼睛闪闪发光。

“七个手指的妖怪?”我使劲地在记忆里查找,“外婆给我讲过妖怪的故事,她说妖怪的手指有三个的、四个的、五个的、六个的,七个手指的妖怪有,但是很少,可以说是妖怪中的极品呢!”

“看来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呢!”老婆婆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要找到一个七个指头的妖怪,让他的手指头变成七种颜色,然后用这七彩的手指抚摸你妈妈的头、你爸爸的腿,他们就都会好起来了!”

“可是七个手指的妖怪很少啊,我该上哪里去找呢?”我疑惑地看着老婆婆。

“你不用去找,看好小卖部,妖怪会自己送上门来的!他们喜欢薰衣草!记住我的话!”老婆婆冲我眨眨眼睛,起身准备离开。

自己送上门来?有这样的好事?我被她说得迷迷糊糊,有这样傻的妖怪?对了,我该谢谢老婆婆的,我猛然记起来还没有向老婆婆道谢呢,可是一抬头,却看到老婆婆离开的背影,天哪,她竟然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呢!

原来她就是妈妈常说的那只总是赊账来买东西的狍子啊!

我在柜台里睁大眼睛等着送上门来的妖怪。

第一天来了一个三指妖怪,他是来买薰衣草的。

“我远远地就闻到了薰衣草的味道,我已经失眠好多天了,快卖给我一些薰衣草,装进枕头里,我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三指妖怪说。

我就抓了一大把薰衣草,给他包起来。他留下一些会发光的树叶。

有了那些树叶,我的小卖部晚上就亮堂堂的了。

第二天来了一个四指的妖怪。他也说:“我远远地就闻到了薰衣草的味道,我已经失眠好多天了,快卖给我一些薰衣草,装进枕头里,我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就给他也包了一大把薰衣草。他也留下一些发光的叶子,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第三天来了一个五指的妖怪,她要的也是薰衣草。

第四天来了一个六指的妖怪,他要的还是薰衣草。我将最后一把薰衣草给了他之后,就开始发起愁来了:薰衣草全用完了,妖怪肯定不会来了,我的妈妈还病着,我的爸爸腿还没有好!

我真是后悔啊,我应该给前几个妖怪每人少卖一点的,这样就不会一点也剩不下。

果然,第五天一个妖怪也没有来。

第六天也没有妖怪来。

看来他们的确喜欢薰衣草啊!可是薰衣草没有了,老婆婆也不知在哪里,听着妈妈痛苦的呻吟,看着爸爸打着石膏的腿,我的心里真是着急啊。

“我得出去几天!”我对妈妈说,“我要亲自去寻找薰衣草,这样才能找到七指妖怪!”

“可是,你知道薰衣草在哪里才能找得到吗?”妈妈关切地看着我,“我可不愿意你为我们冒险!你别去了,妈妈不同意!”

“对,爸爸也不会同意!”爸爸也大声对我说。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七篇-寻不到的友谊的故事

狐狸找到乌鸦,和乌鸦交了朋友。乌鸦每次发现野外有食物,都要飞来告诉狐狸。有一次,乌鸦发现小树旁有一只刚死去的兔子,告诉了狐狸。狐狸去吃兔子,自己不小心差点掉到水沟里。回去它一口咬住了乌鸦的翅膀,说乌鸦逞心害它,非要吃掉乌鸦不可。亏了乌鸦有防备,才得以脱身。后来,乌鸦见了狐狸就远远地避开了。

狐狸见到一只猴子,和猴子建立了友情。一次,猴子约狐狸去摘核桃,说好摘下核桃各分一半。猴子上树去摘,狐狸在树下捡。等猴子将树上的核桃摘净下来时,狐狸已经分好:将剥开的核桃归了自己,把壳给了猴子,并说猴子所得到的比自己的那堆还大。后来,猴子再也不理它了。

狐狸又碰到了大灰狼,和大灰狼亲热起来。一天黄昏,狐狸在野外发现了被一条细绳拴在一堆松土上的羊肉,它知道这是猎人布好的夹子。想去吃又不敢吃,怎么办呢?它叫来了大灰狼,说给它特意留了这块羊肉,让大灰狼去吃。狼跟着狐狸来到野外,见了羊肉,呼地扑了上去,结果被夹子夹住了尾巴。狐狸却捡起了甩在一旁的那块羊肉美美地吃了起来。后来,狼虽然挣脱了夹子,可是却失去了一截尾巴。从那时起,它再也不和狐狸打交道了。

狐狸奔走四方,再也寻不到友谊。它仰天长叹:“哎,想我狐狸,比谁不聪明,可怎么就找不到一个知己的朋友?”

“你的确很聪明。”树上的喜鹊搭了腔,“可是你用你的聪明去欺骗朋友,这怎么能找到知己,寻到友谊?”(文/赵和勋)

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第八篇-蜘蛛猎物

在一片美丽的丛林中,生活着许多可爱的昆虫,有可爱的毛毛虫、勤劳的小蚂蚁、美丽的花蝴蝶但这里却危机四伏。

有一天,一只蜘蛛正在辛苦地织网。瞧,那只蜘蛛有八只纤细而又有力的脚,嘴里在不停地吐出根根细丝。眨眼工夫,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就织成了,蜘蛛悄悄躲在绿叶后面,等待着猎物

这时,来了两只正在唱歌的小蚱蜢,它们蹦蹦跳跳,完全没有察觉到蜘蛛网的存在。突然,一只蚱蜢居然跳到了蜘蛛网上,只见它在蜘蛛网上乱扑腾。蜘蛛一看见这个不速之客,便马上爬了过来,想用丝把它缠住。可那只蚱蜢六条腿用力一蹬,竟然逃下网了。蚱蜢走到同伴身边,大口喘着气,好像在说:“刚才可真险啊,你说,我厉害吗?”蜘蛛空欢喜一场,只好灰溜溜地再躲起来,继续等待猎物。

过了一会儿,那只蚱蜢又忘记了蜘蛛网的存在,“沙沙沙”唱起了欢快的歌曲,还在叶子上跳起了舞。小蚱蜢跳啊跳,又跳到了蜘蛛网上了。这次可没上次那么幸运了,无论怎么挣扎也挣脱不掉。蜘蛛飞快地用丝一圈一圈地裹住了蚱蜢,好像裹了一个圆胖胖的粽子。

另一只蚱蜢想去救同伴,不小心也落到了蜘蛛网里。蜘蛛高兴坏了,用同样的方法又裹了一个“粽子”。然后开始用口器猛地插入蚱蜢的身体,吮吸蚱蜢的体液。蚱蜢垂着脑袋,翅膀紧靠身体,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死不瞑目。

蜘蛛吃饱了,摇摇脑袋,好像在说:“哈哈,今天运气可真好,一下子逮着了两个蚱蜢。”它回到树叶上休息去了。

巨大的蜘蛛网在风中摇曳,好像在为蜘蛛的胜利高兴,又好像在为蚱蜢的死亡伤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