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篇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由土力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极度恐怖的鬼故事哄女朋友睡觉的鬼故事、怪谈鬼故事、情侣鬼故事等鬼故事内容,就到土力故事网!

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第一篇-野鬼王传奇

苏州城有一个宋秀才,文才出众,为人性格豪放,碰到看不顺眼的事情,总是出来说几句公道话,所以他无意间得罪了好多土豪恶霸。尤其是一次春闱考试,他揭发了主考官员的营私舞弊。结果呢,由于主考大人是当今九千岁太监的干儿子,非但没有受到惩处,反而升为京城御史,这宋剑秋,却被以哄闹考场的罪名,革去秀才,收监听候发落。

宋秀才关在监内,深愤世道不公,是非颠倒,不久便愤郁而死。

宋秀才死了之后,首先要到判官处去报到注册,待他一缕清风来到阴司,判官将生死薄一翻,说他阳寿未终,如何老早就来报到,判官便让他还阳去。

秀才说:“既来之,则安之,还阳回去还不是一样的死。”

判官说:“你也是读书之人,知书达理,命不该死,如何硬要死,岂不要我城隍办糊涂公事,阎王怪罪下来,本判官如何吃罪得起。尚不知蚂蚁尚且贪生,你好端端的一个人才,却偏要作死。”

宋秀才听了,袖子一拂讲:“可见你这判官深居鬼城,不谙世事,如今人世间,百姓上受贪官污吏欺压,下受土豪劣绅侵压,真是豺狼当道,百姓痛不欲生,在下估计,他们都要提前来鬼府报到了,大人还是早准备吧。”

判官听了这番言论,连说:“这如何是好?如若新鬼大批涌来,如何安置?”

正在判官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小鬼插言道:“我们把这批自找死鬼,都送往十八层地狱得啦!”

宋秀才冷笑一声道:“恐怕十八层地狱也要天崩地裂了。”

判官听了讲:“对,对对,宋秀才所讲极是,阳间如此胡搞,却是害苦了我们阴间地府,让我速速去奏明阎罗天子,也好来个未雨绸缪,现在退堂。”判官讲完,就自顾驾了阴风去森罗宝殿了。

秀才便问小鬼,将他如何安置。小鬼说:“你若不想还阳,小的也管不了这些了。”说完,便往签押房一走了事。

这样一来,这宋秀才真成了野鬼了。他在鬼府堂上大笑三声,一缕清风飘了出来。当空月色惨淡,鬼火东飘西走,宋秀才仔细看了一下,原来是判官府前的大校场,阳间处决人犯,都在这块地方。他正想着,耳边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啼啼哗哗的鬼叫声,心里不免陡生恐惧,不过反过来一想,自己如今也是鬼了,还怕什么鬼呢?

只见这些无头鬼,腰斩鬼,三十六刀凌迟鬼,一个个在他面前露出血淋淋的鬼相,宋秀才见了大笑一声,骂道:“你们都是无用的东西,我身首俱在四肢灵活,难道还怕你们这些残缺不全的鬼不成?”众

鬼见他出语不凡,有股气贯长虹的精神,不由感到折服。便说明他们的用意,无非是恐吓一下新鬼,分享一些祭品。

宋秀才就讲:“你们要吃祭品,只听我的吩咐,包你们受用就是了。我乃天王义鬼是也。”

众鬼一听马上跪在宋秀才脚下,呼他为野鬼王。

野鬼王就跟众鬼约法三章,一、为世间申张正义,除邪恶。二、为冤鬼伸冤。不准欺压穷鬼,野鬼。三、不得无端生事,残害无辜。

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第二篇-砍柴的奇遇

这是上辈人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真假无从考察!全当饭后谈资。

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孩子非常的老实,老实到别人欺负他了都不懂得还理。好象别人欺负他都是理所当然似的。常气得父母总骂他是个“软蛋,怂包”。

有次他拿着半截红薯站在屋檐下边啃边看外面的麻雀打架,邻居王家一跛脚小孩趁他父母不在,一摇一摆地走到他身边一把夺过就往自己嘴里塞,要知道这半截红薯在那个时期是他的一顿主粮。他就这样心甘情愿地饿着肚子看着王跛子,狼吞虎咽地嚼他的半截红薯不做任何反映。他回来也不向父母秉报。只说自己还饿着,他母亲说:“刚吃了一个大红薯,怎转身就饿了呢?”跑出去一看,只见隔壁王跛子拿着红薯在咽。气的他父母跺脚垂胸地说:“你怎这般无用,他是个跛脚子,看他过来你不知道走开吗?”可他竟说:“红薯又没拿去喂狗,跛脚子也是人啊!”父母怕他吃亏,后来干脆就不让他单独出门,整天跟在父母身边。父母常常望着他含着泪说:“我们不能关照们你一辈子,你这样懦弱将来如何在社会上立足?……”他总是笑笑不回答。

其实,有意的懦弱忍让是一种宽宏大度的气质。他长大后懦弱还配上了善良,视万物为生灵不轻易损害,有时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把蚂蚁踩死,父母总是呵斥他“你这样胆小怕事,将来哪有出息!”可他不以为然。本想让他去读书或学艺,见他如此胆小又懦弱,也就对他沒抱什么希望,整天就让他挑水砍柴,放牛下地干农活等。

有年夏天,因怕太阳晒,寅时父母就催促他起床去砍柴。他听到父母叫唤声就从床上蹦跳起来,夹起镰刀扁担眼睛蒙胧地向往日砍柴的地方走去。出门不远就转进山路,奇怪的是,进入山路后平时就是太阳当空路也是被两边的高大的树木覆盖的荫暗不清。而今天,太阳还没升起,路面却是清晰的连地上掉根头发都能看见。举头环顾,除路面外四周都是膝黑一团。好象这光是从自己身上放出的一样。他也不想这么多,只是想在太阳出来之前要把柴砍好就行。于是,勾着头看着路走啊走,越走身越轻,越走空气越清新,虽是盛夏酷暑,却象春暖花开一样,空气中不时传来清清淡淡的花香。闻着花香继续往山上走,转过几个弯,突然前面现出一凉亭,凉亭是青石块垒砌而成,四周爬满了金银花,由于一路上坡,此时脚有点酸软,不由自主地进到凉亭里想歇息一会。哪知,凉亭里有二个鹤发童颜的白胡须老头相对而坐在亭中央摆放着一个四方小石桌,桌上放着棋,各自屁股放在一个象腰鼓一样的石凳上对弈。他心甚觉奇怪,可这深山老林从未有人居住,这两位怎这么早是从哪里来到这儿的?但又不便问,只好在桌旁找个石头坐下,刚坐下屁股下石头就不见了,他只好用扁担和镰刀垫在屁股下。这时,桌上滑下一枚棋子滚到他身边,他赶急拾起小心地放到桌子上,哪知刚放下对面又有一颗棋子落下去,他只好又走过去捡起,就这样这边捡起那边落下,来来回回有数十次了。他觉得时间不早该去砍柴了,当用手去拿扁担和镰刀时,却已成灰。这时他大感不妙,以为自己碰上什么邪法了,心里空荡荡的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有一白须老头说:“你不用回家,就在这帮我拾棋子吧!”他心想:不回家我在这吃什么。便说“我家没柴做饭,我要去拾点木柴回去。”另一老者问:“你平时都在这一带砍的柴吧?”他诚实地点了点头。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俩栽种的,被你无偿地砍去,现要你帮我俩捡下棋子都不肯……”这可把他吓坏了,今天一定是碰着山神了,但定睛一看又不象是。平时听父母讲山神高大无比脚比参天大树还长还粗,一步能跨越一个山头。而这俩位与我们平常人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再听说山神脸是横眉立目的凶狠恶相,不会这样慈祥温和。于是,胆大起来,双手作揖地“敢问二老家住何方?”一长者摇手一指,随指处对面半山腰有一绿树红花掩映着一小村,隐约可见青砖红瓦,楼台亭阁,还有小桥流水十分的富饶美丽,村庄上头一层轻雾如薄纱饶绕,如幻如梦似仙境一般。他惊讶地“哦!”了一声。可他心里仍想着家中的父母在焦急地等着他砍柴回家。便说:“现在还早,太阳沒升出来,我得拾点木柴回去!”

两老者微笑道:“不用砍了,你父母早已不在了!”

他气愤地说“呸!你们在胡说八道,”!

“不信你背那捆柴回去看下便知。”这时他才发现凉亭角落早有一捆木柴竖在那。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这捆柴急速下山去……

当他出了山,气喘吁吁地站在村口时傻呆了,一个陌生的大村庄,整齐的青砖瓦房,一排排整齐有序,村里鹅卵石铺成的道路,纵横交错。以前低矮的土墙竹壁和零星散落的茅草房不见了。以为自己走错了,可心想,不对呀,这一路下来并没其它叉路,只有一条路。回头一看,果然下山时的路和山都不见了,这下感到不妙,又不知往哪走才能找到自己的家。这时太阳升得老高,他也有点饥肠辘辘,正想找人询问这是什么地方时,村里跑出许多人象看怪物一样围住他远远站着不敢靠近地指指点点,议论不休:“看他身上衣服款式和布料好象一百多年前才有喂!”有人立马否定“看他年龄最多十八九岁”也有人不屑地说:“纯粹疯子一个”听人说他是疯子,心里非常委屈但又不知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急得满脸通红。这时有一彪形大汉靠近问:“你家村子叫什么名,父母亲叫啥姓啥?当时邻居是谁?”他都一一回答,最后说:“隔壁的王跛子比我小四岁,常抢我的红薯吃”这时有人扶来一位90多岁长者说:“那王跛子是我的曾祖爷爷的爷爷,我是王跛子第五代孙裔……”

这真是:心善修得仙福缘,命轻固执福如无。

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第三篇-新聊斋之鬼钞票

我叫沈波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

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没有做官,亦没有家财万贯,有的只是比你多一点点运气。

我有很多好朋友,他们之中有人有鬼。

我希望像卫斯理一样,最好还有个外星朋友,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

那是2008年的夏天。老婆在家里料理家务,脱不开身喊我上街买菜。

我是个大老粗,买菜顾忌面子从来不与小贩讲价。老婆怕我吃亏就对我说:“记住了,家里有肉,肉就不要买,菜呢也有一点,你只用买白菜就行了。”我想这么简单,应该没有问题。于是就爽快的接受任务。

我到了农贸市场,找到卖白菜的小贩。小贩看着我说:“大哥便宜要不来一点?”我点点头说:“行,给我称两棵。”小贩闻言一脸嬉笑,随手给我捡了两棵,用袋子装好,放称上一称。说:“收你4块5。”买的不多,我也没有功夫看她的称。随手掏了张5元的给她。小贩从口袋里一摸,找我一张五毛的。我接过来一看,那张钱脏兮兮的,刚想问她换。小贩却说话了,小贩说:“大哥就这么一张了,要不给你几棵葱换?”我听了连忙向她示意免了。要知道我老婆昨天才买了放冰箱里,要是我再买回去,非挨克不可。就这样我揣起钞票拎着菜往家里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我总是想到那张脏兮兮的钞票,路上遇到一个垃圾桶,我就随手把它掏出扔了进去。

回到家。老婆已经把家务料理得差不多了。看到我回来就说:“买到了。”我说:“嗯。”老婆走过来接过菜一看,生气的摔地上说:“这菜你也买?”我看到老婆生气就奇怪的问她怎么了。老婆脸一拉说:“自己看!”我捡起菜一看,不禁大窘。原来那小贩捡给我的竟然是两颗蛆吃虫咬的白菜,那家伙也太鬼了,她把好的一面放在上面,坏的一面放在下面,只怪我粗心,又中招了,我只有向老婆认错。好到老婆也没有再计较。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换衣服,一掏兜。我吓了一跳,竟然看见那张我白天丢了的钞票。我以为眼睛花了又看了一遍,没错就是那张脏兮兮的5毛钞票。我赶紧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

第二天早晨,老婆让我陪着她去吃早点。吃完早点我准备去付钱,一掏兜我的头马上大了,那张脏兮兮的钞票依然在我的兜里。我只有尴尬的向老婆一笑。谁料老婆以为我小气,从兜里掏出钱摔桌上,就气呼呼的走了。我只有自认倒霉。离开早点摊的时候,我路过建行,看到人行道上站着一个民工。我没有在意,就从他身边轻易的走过。可是奇怪的是随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去吃早点,总能够看到他。看到那个身上系着保险绳无助的民工。每次看到他我心里就怪怪的。

那张钞票我知道丢不了,只有每天揣着。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害怕,可是慢慢的害怕变成了好奇。终于有一天我把它拿到手里,仔细看了看。

那是一张普通的钞票,除了有点脏,并没有破损。倒是背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字很温情,是爸爸写给儿子的:“儿子爸爸我爱你!”

自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过钞票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张钞票越来越感兴趣。这促使我在一周后依着钞票上的电话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找谁?”接电话的人是个脾气暴躁的男子。

我说:“请问你是哪位?”

男子生气的说:“你有病啊!”就把电话挂了。

可是男子的粗暴脾气并没有让我退却,反而让我对他有了兴趣。此后我不停的给他打电话。

也许是我的骚扰起了作用,一个月后,男子决定和我见面。

我们在一家叫做流金岁月的西餐馆见面。

那男子身材臃肿,一身西装革履,一看样子就是个暴发户。

男子大咧咧的入座。我们品着咖啡。

男子自我介绍。他说他是个搞建筑的包工头。他问我:“为什么一直要找他?”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从兜里掏出了那一张钞票,递给他。

那男子接过钞票看了看,忽然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大喊道:“刘树我错了……”。

原来那男子在春节前承包了建行的外墙清洗项目,刘树就是他请来的工人。他为了节约成本,没有给工人买保险,就让工人开工。清洁外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刘树就是在一次清洁工作中不慎从4楼上摔了下来给摔死的。当时政府要求他给工人家属赔偿。他满口答应了下来。背地里却压根儿没有去找刘树的家人,一个人躲起来,希望把债赖下去。他想,刘树家又没有人知道刘树是在他这儿出的事,他们怎么也不会找到他头上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自从我给他打电话的那一天起,他就天天梦到刘树,梦到他浑身血淋淋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曾经想换手机,避开我,可是他惊讶的发现所有的新手机都打不通,用不成。他想扔掉手机,可是每次扔了,刘树都会在梦里给他捡回来。他知道事情严重,只有和我见面。

我看着那个包工头,看着他浑身发抖的样子。我真的生气。刹那间我想到了那个民工还有个孩子,我灵光一闪,对他说:“那债务你会还吗?”包工头战战兢兢的说:“还一定还。”我接着说:“他的孩子还要上学,还要生活,你能帮那孩子吗?”包工头抹了抹头上的冷汗说:“帮,一定帮!”我听了很满意,笑着对他说:“你可以走了。”那名包工头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如今我一直把那张钞票收藏着。上个月我又在电视里见到了那个包工头,他已经变得讲诚信,和乐于助人。我看到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从主持人的讲述中,我知道那就是刘树的孩子。原来那个包工头和她的妻子不会有孩子,于是他们索性收养了那孩子。我看到那孩子很健康,很活泼,就知道那个包工头善待了那个孩子。我想这也是刘树希望看到的结局。

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鬼妻

上古年间,某一地区连年自然灾害,地里收成很少,人们的吃喝就成了问题,很多人因冻饿或疾病而死。这一带的人们大多外出逃荒。大韩庄的韩喜财一家三口,小两口和一个七岁的女儿,也都被饿的皮包着骨头。实在没办法,喜财就和妻子商量:今年又是个旱年,光在家里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自己出去找点事做,挣点钱养家糊口,妻子也说:也只好如此,你出去也容易,无论能否挣到钱,都要早点回来我们娘儿俩等着你,死也要死在一起。喜财说:傻话,出去是为了活的好一点,我们要各自多多保重。

喜财别过妻子女儿,未带分文,所有能吃能用的都留给妻子女儿,自己一路乞讨,大约走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一点事做。这一日来到了一座镇上,喜财又渴又饿,晕倒在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位老人坐在身旁,看他醒了,老人很高兴,问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为何到此。喜财道出了自己的不幸,老人很是同情,给他做了些吃的,这才有了精神,和老人拉起了家常。

这位老人叫刘风来,六十多岁了,非常和善,老两口开了一个鞋店,并无儿女,生意虽不很好,但也能维持生计。老人说:如果找不到别的事,就在我这里学做鞋吧,吃个饱饭没问题,老人也正想收个关门弟子,喜财很高兴,就留在了店里,他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老人的所有手艺,他对二老很孝敬,很诚实,二位老人也很喜欢他。喜财特别勤快,不但学会了男鞋,女鞋,童鞋,同时还不断创造一些新样品,很快这个鞋店在这一带出了名。老人一高兴。就收了喜财做干儿子。此时,他们也积攒了一些钱,喜财想起了家里的妻子女儿,就和干爹干娘商量,回家看看她们娘儿俩,二老很同意,就给他买了一匹好马,练习了几天,自己也骑熟了,和大白马也成了好朋友,带上些钱准备上路,干爹还说:“家里如果还是不好过的话,就把她们娘儿俩接过来吧,转眼就三年了也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再说喜财的妻子和女儿,就没有他这样幸运了,两人吃糠咽菜,积劳成疾,就盼望喜财快些回来,如果能挣点钱回来,哪怕是能喝上一碗粥,娘儿俩的病也会好的,等啊,盼啊,两人站在门前,脖子伸的老长,眼睛瞪得老大,女儿不停的喊着爹爹快回来,爹爹快回来吧,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后的冬天,寒风刺骨,娘儿俩终于站不住了,女儿也喊不出声了,娘扶着女儿,回到屋里,对女儿说,儿啊,睡觉吧,做个好梦,兴许一觉醒来,你爹爹就回来了,娘儿俩抱在一起,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

村里本来人就不多了,饥寒交迫的也没人各家窜门,所以很久也没人知道她们娘儿俩的死亡,后来就有人听到她们家总有哭声和叫声,非常瘆人,认为他家闹鬼了,离他家近的就都纷纷搬走了,大家都不知道喜财去了哪里,所以对这一切喜财并不知情。

这一天,喜财一大早出发,快马加鞭往家赶,心里很兴奋,自己终于挣到了钱,妻子和女儿可以跟着自己去享福了。赶到村里已经到了大半夜,韩庄三年来没有变化,反而觉得非常凄凉,破破烂烂,一片漆黑,很快走到自己的家。一推门开了,奇怪,半夜三更门怎么没插,进到院里,啊!杂草半人高,喜财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院里一颗枣树,把马栓到树上,本想直接进屋,又怕吓着她们娘儿俩,就喊着女儿的名字:“玲儿,玲儿她娘,我回来啦!这时就听屋里一片尖叫:啊!先生回来啦!爹爹回来啦!把个喜财听的毛骨悚然。随后妻子和女儿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尖叫着跑出来,这时大白马突然跳起了前蹄,长嘶一声!吓的母女俩后退一步,稍作稳定,马上说:先生进屋,爹爹进屋。喜财看到女儿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并未长大,认为可能是饿的,一进屋就有一股发霉发臭的味道,令人恶心。屋里发出一闪一闪的幽幽蓝光。喜财说:”这是什么光,快点上灯“,就听妻子说:”我们快三年没点灯了,没灯油,我先给你做点吃的吧,我们还有肉,煮肉吃吧,玲儿那肉来!“玲儿马上从脸上扒下一块肉来,一下子成了一个骷髅头,喜财立刻吓傻,再一看,妻子把大腿往灶膛里一伸,灶里立刻冒出了蓝光。喜财马上明白,这娘儿俩完了,今天见鬼了,赶快逃。就说:”我出去买灯油和一些用品,马上就回来“。这时白马已经挣断了缰绳,叼起喜财就往外跑。只听后面一片尖叫:先生回来!我等了你三年啦!爹爹回来呀!马儿只是拼命往前跑,喜财也早就吓昏过去,等他醒来后,白马已经把他放下,后面也已经没有了动静,知道是白马救了自己一命。

回到鞋店,把这一切和干爹干娘说明,大家都非常痛心,这母女太可怜了,死后连个收尸的也没有,冤魂不散哪!喜财也很伤心,休息了两天,就和干爹干娘商量,打算回家把她们娘儿俩葬了。老人说:”应该,什么也别干,先把这个事办了去吧“!喜财骑上白马,赶在白天来到村里,请了些和尚道士,买了寿衣纸钱,该买的一应俱全,大家清除了院子里的杂草,看到屋里两堆白骨,喜财痛苦了好长一阵子,向妻子女儿做了忏悔。亲自把她们收殓好,并为她们超度了灵魂,埋葬了!

入土为安,以后相安无事。

鬼故事小说排行排行第五篇-三十七斤半

躺在小旅馆里,累了一天却睡不着,看着无聊的电视,胃里却咕噜咕噜叫起来,想到川菜的浓香,更是睡意全无。干脆起身去吃些夜宵吧。

走在成都深夜的街道,行人稀少,找个还开门的小饭馆已不太容易,我信步走着,终于看见一条小巷远远那边的巷口有个饭馆的招牌还亮着,看来我的胃是有救了。小巷里的路灯又少又暗,好在我是财色全无,身材放在四川居然属于高大伟岸型的,更是无所畏惧。

夜很深了,走在深深的巷子里只听得见自己脚步的声音,倒是有些心里发毛,突然我看到前面的路灯下居然有人在低头找东西,心想:这是丢了什么了?大半夜的在这找,也不打个手电。别人的事少管,我的心已经飞向了小馆子的餐桌。匆匆走过那人身旁,急不可耐的要奔向我向往的地方,突然听着他叫了我一声“同志”。我停下脚步,这才发现她是个中年妇女,穿着套旧中山装,还戴着袖套,我心说“坏了,碰上要饭的了”,我一身学生打扮还戴个眼镜,在北京最受要饭的青睐。

“同志. .....你走过来有没有看到地上有粮票啊?”“什么?粮票?”我以为是听错了,虽说四川话不难懂,可是这年头谁还会大半夜的找粮票啊,“对,粮票,3 7斤半,你看见有人拣了吗?”我这才确信自己听对了,我摇摇头,“同志,求求你...”她突然急得要哭了似的,“同志你要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3 7斤半啊.....”我越听越不对劲,要饭也没听说要粮票的,那东西十来年没见了,八成是遇到疯子了,想到这里,我很生硬的摇摇头说:“没有!”她的眼里明显地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倒是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可是我也没粮票给她呀,于是我象所有人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还能听到她在后面喃喃的说些什么。

走进小饭馆,只有老板娘和一个端盘子的小姐昏昏欲睡的看电视,没有别的客人,看来生意不好,我找了个离电视近的座位坐下,点了两三个菜一瓶啤酒,只一会儿,就做好送上来了,老板娘亲自把啤酒送来,跟我随便聊了几句,我突然想起那怪事,就问老板娘:“现在四川还用粮票吗?”“早就不用了”“真是怪事,”我说,“刚才我在路上居然看见有人在找粮票……”“怎么会呢”老板娘不以为然,“我也 觉得怪啊……37斤半,还是掐斤掐两的。”“什么!!!”老板娘脸色突变,“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中年女人,大概四十来岁,短发. ....”“她在找37斤半,你没记错??”老板娘的声音都发抖了,“是啊,没记错”我都给搞糊涂了,“她在哪儿?在哪儿?”老板娘打断我的话,我指了指来的路,“就在那边的路灯下面.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冲出了门,服务小姐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也追了出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对着酒菜发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3310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