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篇鬼故事丑女冤魂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丑女冤魂由土力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短小、学校鬼故事短篇超吓人200字超吓人鬼故事收听、农村真实鬼故事大全集等鬼故事内容,就到土力故事网!

鬼故事丑女冤魂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鬼疰

【鬼疰】“疰”音同“住”。在渤海郡司农所著的《西荒奇闻录》中早有记载。是说,很多不甘心死亡的冤魂因为找不着去阴间的路而干脆滞留人间,但因为长期没有实体,所以忍受了不少痛苦和麻烦。有些便决定入主常人的躯体,用鬼气挤走人本身的精魂。基本类似于“借尸还魂”。寻找更强壮的身体更强势的人,是他们永远的目标……

像是被桶泼出去般的大块大块的红,红得叫人胆战心惊。

它们成喷溅物该有的不规则状。每一个都像是魔鬼的面具,悚然间对你露出诡秘的笑容。

于是其他一切都静止了,他只能徒劳地握紧拳头,感觉指间彻骨的冰凉通过手心一直传递到心里。

热腾腾的粉红色水蒸汽里,他觉得周围正变的越来越冷。

1.

齐人知道,南诏与东盛之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比邻而不战,多半是因这延绵万里的纥鲁山脉。

纥鲁山脉如同一条黑色的绢帛,所有的地图对它都不曾有过细致的描述。倒不是因为没有人进去过,而是进去的人,全都没有出来。

所谓百姓口中的,“出则平绛入得纥鲁,呜呼哀哉死无全骨。”便是说的这个意思。

传说每年刚入隆冬,白昼缩短而黑夜漫长的时候,月光清冷的山谷中会突然飞出大量的乌鸦。它们漆黑丑陋的外表融进浓墨般的天空,你只能听见它们诡异突兀的叫声和扑打翅膀时发出的嗡鸣。黑沉沉的自天空上压下来,与之而来的,是它们带来的死亡邀请函。

邀请你前往纥鲁山脉。无论你去或不去,结局恐怕都会是死。

去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不去的人将在三日之内死于非命。死状凄惨,死因不明。

殷其策收到那名帖的时候却对此一无所知。

他拿了“洪家堂”上好的何首乌,去“万喜温汤”里好好洗个澡。这家浴所除了可以预定私人药池泡个爽之外,还有很多他喜欢的服务。因他常去,所以进了店堂他左右都没看,就径自走到里面去了,他知道怎么能够到他想要的单间。

直到走近大浴池他才觉察到一丝异样。实在是不应该,他后来这样想。要去那间他喜欢的“春秀”房就必须得经过楼下的大浴池,而平日里这家浴所生意很好,一般走到浴池的屏风外就可以听见里面客人的谈话。但是,不对。

他站在门外屏息侧耳,仍感觉不到一点声响。或者准确些,是生的气息。

蹙紧眉头的同时,他推开了门。随即,他被四下弥漫的血色哽得言语尽失。

池水是深红色的,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让他感觉眩晕,水蒸汽沾了血水呈现出粉红色,地面上七零八落的肢体,如藕段般地矗立在那儿。在这之中,他并不意外地看见了店主洪发的脸。殷其策不由自主地别过头,虽已是名医,见过的死尸不计其数,但临到这场景,他还是觉得腹内一阵翻江倒海。

乌鸦便是这个时候到的。它们自四面八方飞进来,眨眼间就落满了整间屋子,覆盖在原本触目的红色之上。殷其策还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乌鸦又一起扑棱着翅膀,寻找着各处的缝隙,消失不见了。

他低了头,这才发现自己脚边有张闪着金光的薄纸。他捡起来,上面只用鲜血写了两个字:纥鲁。

他用手沾了下,血迹未干。与此同时,他头顶响起一阵“呼啦”声,自上面掉下来个物什恰好落在手中的金纸上。仔细一看,却是只人的眼珠。

那眼珠拖拉着絮叨的筋,黑色扩大的瞳仁刚好对着他。

殷其策瞪着那眼珠,那眼珠也瞪着他。他的确是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决定马上搞清楚这些,因为他隐隐地预感到,这事绝不能等待,等待也可能就是等死。他似乎已被迫进入了一个未知的赌局,而赌注则是自己的小命。

想到这儿,他一把抓起那眼珠,狠狠地捏碎了它。

也许是为了照顾女人,朝离月收到名帖的时候没有经历殷其策那样的血腥。

她着藏蓝底白花裙,头上凤样的饰物少了一半而多了一条白绢,站在天台上,她哭得梨花带雨。

天色阴沉,大朵灰色的云如石块压在她头顶,石阶下跪满了朝臣,劝慰声连成一片,可她仍旧是哭。这衣服,这头饰,这些跪着的人,这周围黄色琉璃瓦的屋顶。没有一样不在提醒她,她是南诏的国母,且刚死了丈夫。

可是,这时候恐怕只有天知道,她并不哀伤。眼泪对于女人来说是太过容易的事,值得好好利用。于是她低着头更加大声地哽咽起来,再次为了她的夫君——南诏国主达罗死在她的手里而表示哀悼。

就在朝离月一手捂嘴闭眼表情痛苦万分的时候,她听见朝臣们的惊呼。睁开眼,她便看见了那正由远及近的黑糊糊的一团东西。

丑陋的外表,怪异的叫声。乌鸦如同一大块乌云,带着闪电和雨水从她面前飞过。

近卫兵拉起弓射掉了许多,她冲后面摆摆手,“没什么,随它们去吧……”说完转身走下天台,进入内宫。

喝退了所有的宫人,她这才站在窗边摊开了那张早已被汗水浸湿的金色薄纸。

纸片已经被揉成一团,她看着那团金色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深吸一口气后,她终于摊开了它……

暗红的字迹散发出陈旧血腥的味道,字体虽怪异,但仍能辨别得出那两个字:

纥鲁。

窗外阴沉的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突然间一个惊雷打下来,闪电划亮了手中的薄纸。她吓得几乎跌倒,许久以前曾听人提到过的一个传闻终于被想起。

去?还是不去?

片刻之后,她从地上站起来。外面天已黑透,下起大雨,宫人们正在四处掌灯。黑暗中她的双目晃过一丝蓝荧荧的光,“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四国历两百五十一年,南诏国主达罗驾崩,三日后,国母朝离月神秘失踪。

鬼故事丑女冤魂第二篇-老爷子半夜回魂

我们村子里存在着一座不小的祠堂,这座祠堂里供奉着一位老人,今天的主人公就是这位老人。这事儿,是发生在民国时期。

民国袁世凯去世后,军阀混战、世道大乱,正所谓乱世必有异。我所在的村子,就发生了一件灵异事件。

村子里九十九岁德高望重的李老爷子终于还是没熬过那年的冬天,去世那天正赶上天降大雪,仿佛老天爷要让这大地为李老爷子服丧。

李老爷子在村中的威望无人能及,他的逝去对村子算是一个打击。无论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都会邀请李老爷子做主事人,俨然就是村里的大家长,就连村长、支书对李老爷子是也恭恭敬敬的。

李老爷子一辈子都为乡亲们活着,村子里的路是老人用半辈子积攒的棺材本修缮的,河边的桥是老人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堆起来的。自己种的菜,自己留下少许,其余的全都分给乡亲们,就这样行善积德一辈子。

李老爷子去世是村子里的大事,村长及村里几位老人决定要大办白事,一切费用由村民集资,让李老爷子走的风风光光。并且牌位可以进入祠堂内,享受村民香火祭祀,这在当时的农村是最大的荣耀了。

待一切用品准备妥当,全村服丧,每个人都在李老爷子的灵柩前磕几个头。等全村人都礼拜之后,已经是傍晚了。大家吃过酒席之后也就各自回家了,只留下几个亲属在灵棚里守灵。

深夜之中,李老大一边给自己的父亲烧着纸钱,一边念叨着:“爹啊,到了那边别舍不得花钱了,你看全村的老少爷们都给你送钱了,想吃啥买啥,想穿啥就穿啥。”念叨几句后,自己已然是老泪纵横,仿佛想起来了老父亲年轻时过的苦日子。

几个孙子辈的也在一旁低声的抽泣着,不断的往火盆里扔着纸钱。又过了一个时辰,李老大的倦意也上来了,毕竟自己也是近70的人了,精力不如从前,实在是熬不住了。嘱咐了几句小辈的孩子,让他们继续烧纸,自己就回屋子缓神去了。

几个小辈的孩子也不说话,每个人都是一脸悲容。突然,前院大杨树上传来一声乌鸦的叫声“呱呱,呱呱”几个孩子对着前院的大杨树看了看,又对视一眼,谁也没说什么。

唉,一声沉重的叹气声从棺材里传出来。顿时,灵棚里的空气就寒冷了许多,几个小孩都瞪大了眼睛,朝着棺材看去。有个胆小的孩子,已然是打起了哆嗦。

唉,又是一声叹气声传了出来。这次这几个孩子直接吓得撒丫子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喊诈尸啦,诈尸啦。

李老大猛的被叫声惊醒,一听是诈尸了,赶忙起身朝外走去。到了院子中,只见几个孩子躲的离棺材远远的,一脸惊恐的看着棺材。

李老大走近棺材,仔细的看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朝着那几个孩子说道:“瞎咋呼什么?没事也得让你们给吓出事来。”说完自己捡起地上的纸钱又烧了起来。

刚烧了两张,就听见一声叹息从棺材中传出来。这下把李老大也吓住了,心里暗道自己的老爹真的诈尸了不成?自己也活了近70年了,村里的丧事也经历了不少,还从来没碰上过这事儿。

这要传出去,让村里人认为自己老爹死了要作妖,这可不好听,来不及多想,把手里的纸钱一扔。跪在棺材前面,咣咣的磕响头。一边磕一边说:“爹啊,我知道您不容易,年轻时没少受罪,这老了该享福了,到是寿命到了。您看这孙男娣女的都在这儿,您可别给他们吓坏了啊。”

说完就继续的磕着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李老大这几句话好使了,还是刚才大家都幻听了,总之那个叹息声音没有再出现。

李老大也不敢在回屋休息了,就这么在灵棚旁边找了把椅子,身子一歪靠在椅子背上打盹。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再一睁眼,就看见自己的老爹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说道:“老大啊,我这一辈子没少围人缘,今天我走,乡亲们都来送我,我很感激,你替我跟乡亲们说声谢谢,这大恩无以为报了。将来乡亲们谁家要是有个灾儿有个难的,你一定得帮忙”。说完转身就要走,李老大赶忙想要拉住老爹,问问他去哪儿,伸手就要抓住自己老爹的衣服。这么一抓,自己就醒了。原来是个梦,是自己老爹给自己拖的梦,让自己替他谢恩的梦。

等到出殡那天,十个村里最精壮的汉子抬着棺材往老祖坟走去。乡亲们一路的陪送,纸人、纸马、轿子、等等纸糊的生活用具一应俱全。那个场面至今在没有见过。

可是在走到祖坟入口的时候,怪异的事出现了,抬棺材的十个汉子突然觉得棺材发沉,而且是越来越沉,根本没办法挪动一步了。

前面抬棺材的一停,后面送行的队伍自然就停了下来。等了解情况后,几个亲属只得跪在棺材前,一通乱哭,纷纷表示家里已经安顿好了,让李老爷子不用操心了,入土为安吧。

可是不管这几个亲属怎么哭,怎么磕头,就是没用。那十个汉子怎么也抬不动这棺材。眼看着就要错过最佳的入葬时间,村长也是急眼了,一把拉住李老大问道:“你爹临终时有没有跟你说啥,跟你交代啥啊?”经过这么一说,李老大想起来昨晚的梦境,顿时噗通一声就跪下来,哭喊道:“爹啊,您放心,您昨晚给我拖的梦我记住了,以后村子里谁家有困难,我绝对会帮忙的,不止我帮忙,我李家以后的子子孙孙都要遵守这条规矩,您老就放心的走吧”。

话音刚落,十个汉子顿时觉得身子一轻,轻松的抬起棺材进入祖坟。终于赶在吉时把李老爷子入葬了。刚刚把坟头立好,一场大雨不期而至,老人们纷纷都说,这李老爷子功德大,连老天爷都为他哭泣了。

不过从此以后,只要村子里谁家有个困难,李家的子孙真的都是去帮忙的,从来不要一分钱,最多是实在推辞不掉,就在事儿主家吃顿便饭,这个规矩一直流传到现在。而李家的子孙呢,真的可以说是越来越繁荣昌盛,各个都是有出息的,最牛的一个李家后人据说都去省里当官了。

故事呢,也就讲完了,我想再唠叨两句话,其实像李老爷子这样的人,真的可谓是大公无私。一心都为乡亲们着想,人有这样的善念,老天对他都是厚爱的,我相信李家后人的荣耀是李老爷子积了一辈子阴德的化现。

鬼故事丑女冤魂第三篇-小木匠与精怪

有个小木匠,一次到外面做工,回家时天色已晚了。路上他要经过一座大山,动身时村里人对他说:“山上有个精怪,经常出来害人,没有人敢在夜里从那里经过。”小木匠听后笑了笑说:“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管它什么精怪鬼怪,没什么可怕的。”说罢,他带着一把斧头便上路了。

不多时,小木匠便来到了山里。月色很好,小道从林间蜿蜒伸向前方。小木匠只顾赶路,山风从耳边掠过。远近的山峦在朦胧的夜色里时隐时现。

走了一会儿,小木匠觉得有些不对头,走来走去总在原地打转。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再走,结果还是回到了原地。小木匠心想,这定是精怪在迷惑自己。不过他并没有慌乱。而是从路边聚拢一些枯枝落叶,生起一堆火,干脆不走了。

小木匠估计精怪迟早会出来的,他席地而坐,把斧头搁在大腿上,不时往火堆里添柴。火越烧越旺,还夹杂着一些“噼啪”声,在阒寂无人的深山显得格外清晰。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下,小木匠的脸庞显得非常淡定、坚毅。

不一会儿,小木匠听到有人在招呼他:“哎,这位小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烤火呀?”

借着火光,小木匠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在脉脉含情地注视他。在这荒山野岭,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女人呢?他知道是精怪变的,于是不动声色地说:“我迷路了。”

女子热情地说:“我家就住在附近,我对这里很熟悉,小哥哥,我带你出去吧。”说着那女子便走上前来。

小木匠见状,干脆直白地说:“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是精怪。”

精怪见小木匠戳穿了它的面目,立刻换了一种口气:“既然知道我是精怪,难道你不怕吗?”

小木匠瞄了一眼,刚才的美女转眼变成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妪,脸皮就像一张斑斑驳驳的老树皮。她伸出枯枝似的手指,似乎要上来抓小木匠。但估计是因为小木匠坐在火堆旁,她不敢贸然上前。

小木匠心中一惊,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吓得不轻。不过他马上镇静下来,故意淡淡地说:“这有什么可怕的?”

小木匠的表现有些出乎精怪的意料。之前那些夜里进山的人,不是被她变成美女迷住,便是被她这个样子吓住,像小木匠这样镇定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她不相信吓不到小木匠,便反问道:“你真的不怕,你再看看我!”說罢她走上前来,变成更加恐怖的模样。

小木匠悄悄把斧头放在火堆里,依然头也不抬地说不怕。精怪又变出许多无比恐怖的面孔来,但不管精怪怎么变,小木匠总是说不怕。因为有那堆火,精怪始终不敢靠近小木匠。

变过许多花样后,精怪有些泄气了。她又变成了那个美女,楚楚可怜地对小木匠说:“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怕的吗?”

小木匠故意说:“有是有,但你不一定变得出来。”

听小木匠这么一说,精怪来劲了,连忙说:“那是什么?你说,我肯定变得出来。”

小木匠说:“有一次,我们村里有个人上吊死了,他双眼紧闭,舌头伸得长长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至今想起来我还是十分害怕。”

精怪听了很兴奋,马上变成一个吊死鬼的模样,双眼紧闭,张开血盆大口,舌头吊到胸前……

小木匠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烧得通红的斧头从精怪的血盆大口插到喉咙里去了。只听一声惨叫,精怪落荒而逃。

第二天,砍柴的人发现,一棵巨大的藤萝上插着一把斧头,下面滴着乌黑的液体。

没过多久,那棵藤萝便渐渐枯死了。从此,大山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精怪了。

鬼故事丑女冤魂第四篇-乡村怪谈之香杏

岳各庄有个老大爷,姓崔。崔大爷留长头发,遮半边脸,还真有些道骨仙风,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崔大爷商量。

这天,邻村的小媳妇阿翠抱着孩子去岳各庄走亲戚,路过村西坟地时,怀里的孩子睁开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撇了撇嘴,爆发出响亮的啼哭声。

阿翠心里害怕,撒腿就跑,跑进岳各庄后,孩子依然哭个不停。亲戚见状,就说遇见香杏了,让她找崔大爷。

崔大爷来后,仔细端详着孩子:脸蛋儿胖乎乎的,两眉之间有颗痣,很招人喜欢。崔大爷点了一炷香,嘴里不知道念叨些什么,也神了,香没烧尽,孩子不哭了。

阿翠以前听说过闹鬼的事儿,可是从没亲眼见过,这次开了眼界,忍不住产生好奇心,问崔大爷,为什么亲戚说是遇见“香杏”了?

崔大爷手持烟袋,半眯眼睛,好久好久,才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抗日战争时期,白马山成了八路军的伤员基地,几乎每天都有伤员送来。岳各庄大部分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参加八路军了,女人则帮着军医和卫生员照顾伤员。

岳各庄有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人,名叫香杏,她的男人大猛是岳各庄数得上的汉子,种田好把式,打猎枪法准,而且力大无比,能举起一盘石磨。大猛和香杏成亲才七天就戴上红花参加八路去了。有人问:“香杏,你想大猛不?”香杏就笑着回答:“想啥,参军打鬼子光荣哩!”笑完就背过脸去,人们知道香杏哭了,那是舍不得大猛,想大猛哩。

大猛这一去,没了音讯。孩子出生了,香杏当了娘。孩子生得特别水灵,两眉之间有颗痣,孩子名叫“盼头儿”,这意思是盼大猛打败鬼子早日回家团圆。可是谁也没想到,盼头儿刚落地没几天,却盼来个坏消息,大猛牺牲了。

香杏两只眼睛哭得像烂桃一样。大家劝她:“别太伤心,哭过劲了,奶水能憋回去,盼头儿就要挨饿了。”

香杏一听,怕盼头儿饿肚子,就真的忍住不哭了。她把盼头儿抱在怀里喂奶,满是泪水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微笑,看得人鼻子直酸。

从那时起,香杏抱着孩子就是不肯撒手,直到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八路被抬到白马山上。

小八路也就十几岁年纪,一颗子弹从颧骨穿进去,从耳朵后头穿出来,满脸血痂,肿得像一颗老窝瓜,躺在担架上和死人没什么两样。军医检查小八路伤势后摇了摇头,说:“伤势太严重,没救了。”

当时香杏就在旁边,听了军医这话,突然像中了邪一样。她一句话也不说,把怀里盼头儿放在担架旁,解开衣襟,露出饱满的乳房,把乳头塞进小八路干裂起皮的嘴里。过了一会儿,小八路的嘴唇开始微微蠕动。香杏轻轻对小八路说:“吃吧,吃吧。”小八路的嘴唇真的轻轻吮吸起来,嘴唇上干硬翘起的皮划痛了她,笑容却浮现在她的脸上。

后来人们常常能够看到香杏像喂盼头儿一样喂小八路,而盼头儿也真乖,躺在旁边地上不哭不闹。那时候,是紫地丁开花的时节。香杏和其他女人一样,把紫地丁一株株挖出洗净晾干再捣烂,敷在伤员的伤口上。紫地丁能够消炎消肿,和珍贵的西药一样有效。

小八路吃得一天比一天多,香杏的奶水却一天比一天少。喂完小八路再喂盼头儿,每次盼头儿都把乳头吸得生疼,还是吸不出奶水。盼头儿被饿得瘦了一大圈。

小八路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当他知道是香杏的奶水把自己救活的时候,泪水无声地流下来。军医握着小八路的手,布满血丝的眼睛也流出泪水。他转过身对香杏说:“俺代表八路军感谢你,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奇迹!”香杏笑了,怀里的盼头儿也笑了。

香杏挖紫地丁的时候,就把盼头儿吊在背上,盼头儿喜欢小八路,一看见小八路,就咯咯笑起来。那天,香杏又去挖紫地丁,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已经到了山脚下。她又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片紫花,高兴地走过去挖起来。

这时,有两个小日本鬼子端着枪,猫着腰走过来,翻毛皮鞋踩在石子路上,吱吱作响。香杏挖紫地丁太入迷了,没听見,更没看见小日本鬼子。盼头儿却看到了,在香杏背上大哭起来,小胳膊小腿不停地动弹。香杏以为盼头儿累了,嘴上说:“小盼头,大乖宝,娘挖药,救叔叔,打鬼子,报爹仇!”

以前香杏这么一说,盼头儿真的不哭也不闹了。可是这次却不管用,盼头儿的哭声和动弹劲儿更大了。香杏一扭脸,看到一个小鬼子张开两只爪子向自己扑来,吓得她拔腿就跑,还没迈开步,另一个小鬼子一刺刀把盼头儿从香杏背上挑了起来。当时香杏就疯了,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嗓子:“盼头儿!”

小八路在山里隐隐约约听到喊声,他摸下山来,只发现了香杏和盼头儿血肉模糊的尸体。小八路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牙齿咬出“咔吧、咔吧”的声音,挥拳头砸在树干上,骂道:“小日本鬼子,俺日你八辈祖宗!”

人们把香杏和盼头儿埋在了岳各庄村西的坟地,紧挨着大猛的衣冠冢。从香杏和盼头儿下葬之后的每天夜里,小八路都能听到白马山山谷里回荡着香杏的喊声:“盼头儿!”小八路问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小八路眼里噙着泪,其他人也是。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香杏的喊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更加悲凄。小八路背着大刀下了白马山,香杏的喊声也跟着小八路下了山。

有个小日本鬼子守在岳各庄村口,小八路挥刀砍在他脖子上,鬼子脑袋像掰开的老黄瓜一样齐齐翻掉,一腔子血喷出一房多高。

然后小八路闯进岳各庄,见鬼子就砍。说来也真奇怪,尽管天色黑暗,借着灯光也能看出些人影吧?可小日本鬼子愣是看不见小八路,干等着被刀砍,这八成是香杏显灵了。鬼子全吓坏了,跪在地上、趴在炕上一动不敢动,连日本小队长也像赖皮狗一样趴在地上。小八路像切萝卜一样,一刀一个,杀光了三十六个小日本鬼子。最后,大刀卷了刃,小八路累得两只胳膊也垂了下来,香杏凄惨的喊声这才停下来。

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听到过山谷中凄惨的喊声,小鬼子再也不敢侵犯岳各庄。小鬼子深夜断头也就成了岳各庄的一段传奇。没多久,小日本投降了,小八路家里没有亲人,就在岳各庄住下了。

再说香杏虽然变成了鬼,仍然有着人的感情,而且心地善良,只是特别心疼盼头儿,只要是有和盼头儿年龄相仿的小孩子,她都想留住。留住谁的孩子,谁的孩子就像丢了魂,所以,一般没人敢抱着孩子从村西坟地过。

故事讲完了,崔大爷睁开眼睛,坐直身子,磕了磕手里的烟锅。

阿翠听得入神,她叹了口气,说:“唉,香杏啥都好,可就是不该吓唬孩子,要是不吓唬孩子就更好了。”

崔大爷摇了摇头:“谁也夺不走她的爱子之心。”

阿翠特别好奇,问:“崔大爷,您咋知道这么清楚?”

崔大爷用手抚开头发,露出疙疙瘩瘩一个疤,回答得很慢:“俺就是当年那个小八路。”

鬼故事丑女冤魂第五篇-苗疆奇遇

明万历四十三年,贵州还是一个未被开化的不毛之地,当地所居苗人分生苗和熟苗两种,被强制接受汉化的苗人叫做熟苗,可加入民籍,有国家户口;所谓未受教化的苗族则叫生苗,田地不在赋税之内,一般居住在荒蛮大山之中,地处偏僻,道路崎岖,兼之野兽出没蛮烟瘴雨,一般汉人极少能够到此。这年春末夏初,在苍茫大山之中匆匆走来一个背着包袱的书生,此人名叫马义,河南人氏,素来胆略过人,为人颇有豪气。他自幼时起就志在四方,及弱冠之年已是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于是便开始八方云游,以四海为家,几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国的很多地方。

这年年初的时候,马义听说因为朝廷修建边墙强制分开熟苗区和生苗区,并禁止他们和汉人做生意,以至于苗区的日用品极度缺乏,于是他便打算带点货物偷偷进入苗区和那里居住的苗人交换,顺便游览一下贵州秀美的风景。但是家里人听说之后都为他感到担忧,认为那里山川险阻,环境恶劣,实在是太过危险,所以便纷纷劝阻他,让他不要去冒险。马义年轻气盛,心中不以为然,他对家人慨然说道:“大丈夫生死有命,岂能被这点困难吓阻!”于是收拾好行囊,不顾家人的苦苦阻拦,只身踏上了慢慢征途。经过一月多的艰苦跋涉,他方才到得贵州境内,待得走到思南这些地方,只见一路到处都是深山森林,附近人烟稀少,马义也是风餐露宿备尝辛苦,虽说路上风景绝美,但是他心里已然有些悔意了。

这天他听说附近山里有一个熟苗寨子,于是便打算去和苗民做点交易,没想到在山里走来走去,一不小心却迷了路,走了半晌还在山中乱转悠。眼看周围这山都是峭壁悬崖,脚下的羊肠小道也越走越窄,待再走得片刻,连这山径小路也慢慢消失在半人高的灌木丛中不见了。马义心中不由焦急万分,只好披荆斩棘奋力上行,想爬到山顶上居高临下瞭望一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路经。等到他气喘吁吁的爬上山顶放眼远眺,忽见山的南坡有一条小径,下面即是一汪碧潭,潭对面里许隐约有袅袅青烟升起,似有村墟人家。他心中大喜,连忙顺着小径手脚并用向山下走去,好不容易才下到湖边。只见湖面宽阔,泛起一汪深绿之色。他俯下身子伸手探去,感觉湖水冰冷刺骨沁人心脾,看样子绝不可能涉水而过。马义心中无可奈何,于是想慢慢沿着岸边绕过去,可是此时他已经疲惫万分饥渴交加,忽然看见湖边有一棵苍劲挺拔枝繁叶茂的大树,他抬头望望天上火辣的太阳,心想不如先在这树下休息片刻,待养足精神再慢慢寻路也不迟,于是紧走两步,坐在树下,从背上的包囊中拿出馒头,盛了一碗湖水吃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11 Second.